是阿!懶得再走的我,選擇打催生藥,希望小宇能不要再頑固下去囉!(不過我後來覺得醫師可能希望讓寶寶自然時間到,因為小姐說醫師開的催生藥量很少,難怪醫院據說崇尚自然到連灌腸跟剃毛都取消了~~~~)

打了藥之後,我還是沒什麼感覺,由於已經開到三公分,小姐問我要不要打無痛分娩,我還毫不考慮說不用(因為我還是深信第二胎產程很快到不需要~~殊不知痛跟快是兩碼子的事),一開始跟昌哥玩DV,五點多跟同事聊天得不像要生的樣子,七點多辦公室的助理拿明天評鑑的資料來問我,也還有腦回答她。只不過因為打點滴頻尿,得常下床上廁所順便走走,一直到十一點多開始有了頻繁的陣痛,不過這時我還能跟昌哥說『對!就是這個痛!我恢復記憶了』,然後接下來就是我悲慘的開始~~~

可能產房只剩下我一個產婦吧,加上我陣痛最慘的時候剛好大小夜交接班,不像我第一胎的時候小姐看我很痛會來教我怎麼用力,要不就是小姐以為我第二胎應該知道怎麼用力(這種應該沒人會記得吧),反正我有極大的不安全感,所以放肆似的大喊痛,且痛到竟然還說『救~~我~~~』(現在寫出來都覺得好笑)!加上這種半夜時間,醫師也不知道趕不趕得及來接生(我才不想給不熟的值班醫師接生阿),不安全感再加上一層,總之,我的記憶就是很痛很痛很痛(痛趨近於無限大),若說要跟第一胎比起來,只能說從開始很痛到生確實是比較快,一下子就到全開可以進產房,不像第一胎明明就已經很痛還不能進產房!

不知道是不是打催生藥的關係,我覺得痛得頻率跟強度遠遠超過我以為可以忍受的程度,所以進去產房,醫師指示我作什麼動作實在『心有餘而力不足』,此時我深深覺得醫師的話能不能安慰產婦真得很重要,因為是由值班醫師來幫我準備生產前置作業,而我痛到配合度很低,醫師一直跟我說要怎樣怎樣不然會怎樣怎樣。我當然希望能配合阿,只是我就沒辦法,態度就不能和藹一點嘛,搞得他越講我越焦慮!後來主治醫師來了(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得出現ㄟ),老公也終於換好衣服進來了,我整個心才稍微的平靜下來(還好我還沒有痛到亂罵一通的程度),儘管還是痛,『終於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生下小宇!!

我對小宇的第一印象:這小子有雙眼皮,不過竟然有雙下巴

【批ㄟ斯】
1. 千萬不要以為第二胎就比較容易生,平常的運動還是很重要,我第二胎幾乎沒運動,第一胎好歹因為住五樓每天都要爬樓梯
2. 我的經驗讓同事取笑了半天:說第一胎生了八小時(還是先破水),第二胎竟然生了二天【小安的生產記錄 】
3. 原本還很有心,跟老弟借了DV要進產房錄,以為第二胎可以『平靜』的拍下記錄,結果完全失去控制
4.產後恢復第二胎倒是比第一胎好多了,子宮收縮情形也比第一胎好,幾乎是當天就可以自己下床走去嬰兒室餵小宇了


剛出生的陳小宇


餵完母奶趴在媽媽懷裡的陳小宇



睡覺中的陳小宇(這張跟小安生產紀錄中的其中之一的照片好像)

sun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